紅煒:面對光伏市場巨變 我們應當反思什么?

時間:2018-08-28
來源:老紅看光伏
專家:紅煒
要成就一個偉大的產業,不僅要有偉大的企業和企業家,還要有能夠成就偉大產業的產業環境。

《關于2018年光伏發電有關事項的通知》(簡稱“新政”)發布三個月了,面對它帶來的市場巨變,光伏中人除了抱怨國家“失信”,國家管理部門中人除了空談“持續重視”,老紅沒看到一篇反思自己的文章。

一個面對重大變化和挫折只會抱怨、遺憾、不會反思的產業,是不值得尊重的產業。

當前,中國光伏產業需要反思什么?

風險意識嚴重缺乏到沒有。對于“新政”帶來的光伏產業巨變,和這一巨變帶來的光伏企業生死,不少光伏中人會說:“我要是早知道就好了”。

別逗了,對于這一風險,從你進入光伏電站市場哪天起你就知道。那就是可再生能源補貼款項的嚴重不足。

2015年以后進入這一市場的光伏中人,不可能不注意到光伏新聞中關于可再生能源補貼款項嚴重不足的警示,不可能不知道這個不足每天都在增加中,直到2018年6月,這個補貼缺口被權威證實為高達1200億,其中光伏補貼缺口455億。

在光伏發電完全市場化之前,沒有補貼的光伏市場是難以存在的,補貼不到位的光伏市場就是風險。你選擇光伏市場創業是投資行為,投資思維的第一要義就是首先要想明白有沒有風險?能否控制風險?能否承擔風險?所以,“新政”之前的光伏市場是滑稽的:光伏中人一邊興奮于不斷提升對光伏電站安裝量的預測,一邊越來越無視不斷跳升的光伏補貼缺口。

對于這一光伏企業最大、最明顯的風險,無知是遺憾,無視是可怕?!霸浻幸环菥薮蟮墓夥kU一直擺在你眼前”,只是你不想去注意它罷了。所以對于你在光伏產業的投資只能愿賭服輸,沒資格去怨天尤人。

計劃經濟大國的計劃手段失靈到沒有。我國經濟體制的基因是計劃經濟的,完全市場化之前的光伏則是典型的計劃經濟產業,在計劃經濟的大國發展計劃經濟的光伏產業,理論上是最“計劃”的,現實結果卻是最不“計劃”的?!靶抡背雠_,“國家失信”的譴責之聲一片,產業的損失難以計數,“計劃”嚴重失敗。

如果是失敗在不可預測的市場變化上,會讓人心服口服??墒鞘≡谒悴磺濉?-1”何時“=0”的計劃上,就會讓人心里窩囊。

反思這一失敗,是計劃的失敗,更是國家管理部門間協調的失敗。對于“國家失信”的譴責和造成的重大經濟損失,國家相關主管部門責無旁貸。遺憾的是,至今沒有管理部門出面承擔責任并反思。

光伏的產業化發展,起步于日本,發展于歐洲,壯大于中國,無論是從國家發展戰略還是從我國對“巴黎氣候協定”的承諾,無論是從全球光伏產業轉移軌跡還是從產業規???,光伏發電都必須在中國完成全面市場化的過程。

有鑒于此,根據“可再生能源附加費”的收取規模決定的支出規模,以及建立在這個規模之上光伏發電完全市場化的時間表,必須從現在開始,“計劃”好對光伏發電的補貼規模和補貼節奏,直至平穩過渡到完全市場化。這已經成為考核相關管理部門“計劃”水平的重要一課。

產能擴張的制約機制弱化到沒有。產能擴張的沖動是市場經濟的必然表現,完全市場化產業的產能擴張沖動,會因為市場結果的快速反饋形成一種制約機制;非完全市場化產業的擴張沖動,卻會因為市場結果的反饋速度嚴重滯后,而造成制約機制的嚴重弱化。當前的光伏產業是典型的政策主導型非完全市場化產業,政策對市場結果的修正效果是嚴重滯后的。它的典型表現就是2008年、2012年、2017年,每隔5年中國光伏產業就要發生一次產能的瘋狂擴張,和擴張之后殘酷的產業整合。最遺憾的是,同一悲劇在極短的時間內反復上演,親歷者卻始終不斷自嗨,不斷重蹈覆轍。

正是因為市場的制約機制嚴重弱化到沒有,政策的作用就被過度放大,于是就出現了“新政”出臺后,“政府失信”的譴責之聲超乎想象。

也許更遺憾的是,當前中國光伏產能的絕對數字一定是嚴重供過于求的,國際權威研究機構對這一風險的確認也是一定的,可是不少光伏企業家堅持認為產能過剩是結構過剩,是表面現象,新興產業的先進產能對落后產能的快速替代才是現象背后的本質,仍舊堅持產能擴張。

當前的光伏產業整合,確實是產業格局重構、企業稱霸的難得機會。一個企業的發展,敢于堅持基于正確分析之上的競爭戰略是重要的,但是對于“正確分析”在產業繁榮期和產業整合期應當不同選擇也是重要的。此輪光伏產業整合要比人們想象的更殘酷、時間更長,比較企業債務擴張,降低負債、“現金為王”是首選;比較企業競爭戰略,生存戰略是首選。

多元的、批評的產業輿論環境嚴重缺失。當一個產業的其他制約機制嚴重弱化到沒有的時候,輿論的監督和導向作用就顯得十分重要了。但是這一作用,只能發揮于多元、具有批評和自我批評精神的產業輿論環境中。遺憾的是,中國光伏嚴重不具有這樣的產業輿論環境。

第一,中國光伏還沒強大到可以鼓勵批評與自我批評的時期,光伏企業家還沒有強大到可以鼓勵批評與自我批評的歲數。一個人的成長,從不自信到自信的表現之一,是具有主動的歡迎批評與自我批評的承受力。關注中國光伏時間長了,老紅能夠感覺到,如果這個產業發展的不那么快,也許它還沒那么強烈的自我意識,但是中國光伏產業和企業發展的實在是太快了,就形成了強烈的自我意識,結果就是身體的成長與意識的成熟并不相匹配,產業處于只能說好不能說不好、我不說你不好你也不能說我不好的青春期,總之這還是一個不夠自信的產業。

第二,成長中的光伏產業輿論機構目前還是典型的寄生生態。一個強大的產業,應當擁有敢于批評的獨立媒體。遺憾的是,光伏產業還在成長中,媒體還在寄生中。它的結果也只能是:產業的輿論環境,只有企業家喜歡聽的那一種聲音。不像在互聯網產業,批評騰訊、阿里、小米的文章俯拾皆是。潘亂的一篇《騰訊沒有夢想》,讓馬化騰親自冷靜作答。

第三,大部分光伏分布式市場中人還沒有形成自己的獨立觀點。分布式光伏市場,是一個只存在了四年的市場,許多人是不知光伏為何物只知光伏是賺錢機會而進入這個市場的。因為他們還沒有形成對這一市場獨立的觀點,于是對于市場中的輿論、觀點,在市場好的時候,他們愿意相信好的消息。在市場不好的時候他們更愿意相信不好的消息。信息的影響力總是被放大了的。

以上現實,一定是許多光伏企業家們已經認識到、強烈希望改變的局面。三晶電氣的歐陽家淦在轉發老紅《光伏企業家的集體特征》一文時,特別注明:“【重點】缺少批判和自我批判的產業氛圍”。希望中國光伏企業家們從現在開始,要有意識、主動地培育批評與自我批評的產業輿論環境。

產業研究的權威機構和分析嚴重缺失。一個產業成熟不成熟的重要表現之一,是這個產業有無權威、具有重要指導意義的分析機構和分析報告。中國有著全球最領先的光伏產業,卻沒有權威的分析機構與分析報告。在非完全市場化的光伏產業,權威機構的分析報告和數據對過去市場的及時反映、對未來市場的警示作用,一定會對光伏企業的戰略制定、產能擴張產生重大影響。

當前,中國光伏產業參考的權威行業數據和觀點,主要來自境外的BNEF、HIS、GTM Research等機構。中國光伏行業協會的報告正在形成影響力,但目前只具有參考價值,尚不具有突出的指導價值。其他獨立的民間研究機構,則數量甚微、影響全無。中國光伏產業的研究影響力相對產業影響力,讓產業顯得有些畸形。

缺少產業權威分析機構與權威分析數據,不是光伏產業獨有的現象,是我國所有產業環境普遍存在的現象。這一現象與希望一夜成名、一夜暴富的國民心態如影隨形,與已經成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的國家不相匹配。

中國光伏產業已經走在了世界的前面,但是還看不到中國光伏研究的權威機構和權威數據走在世界前面的時間表。

研究、學習風氣是“偏門”的、“實用”的。這一現象集中反映在分布式光伏電站市場。因為“大部分分布式光伏市場中人還沒有形成自己的獨立觀點”,“新政”之前,他們的學習之風不是不盛而是太盛,光伏會議、培訓不斷,但是學習如何掙錢態度積極,學習如何防范市場風險卻嚴重缺失。當然,各種會議也少有人告訴他們一直存在著補貼不足這一顛覆性的風險。在面對市場機會和風險選擇的時候,他們寧可盲目相信政府,也不愿意去研究市場背景和信息的變化。

“新政”后,這一現象一度發生重大變化。兩件事情讓老紅印象深刻:一件是“新政”出臺第二天的6月1日,老紅《光伏下午茶》的每天閱讀量瞬間從往日的七百多上沖至一千三百多,6月6日更高達二千三百多。一件是“新政”之后,具有研究深度的光伏文章數量在增加,閱讀量也在增加。

只是在“新政”出臺三個月的時候,這一深入學習之風的熱度沒有那么高漲了。

企業的市場布局不均衡,國際市場一度萎縮。中國光伏產業是靠國際市場起家的,有著良好的國際市場基因,遺憾的是由于巨大的國內市場機會驟起,使得中國光伏企業國際市場競爭力的總體表現是萎縮的。組件的出口數量與產能數量的比例,從2011年95%以上一度降到30%左右。其結果就是,在大起大落、風險巨大的市場中,許多光伏企業“把雞蛋都放在了一個籃子里”。

“新政”的出臺、國內市場的驟然縮小,使得許多光伏企業不得不重拾國際市場之路。表現一:“新政”之前,光伏會議不斷,討論國際化的議題幾乎沒有?!靶抡敝?,光伏會議數量大幅減少,但討論國際化的議題大幅增加;表現二:從6月開始,一線組件企業連爆海外訂單,近兩個月就鎖定了超過4GW的海外項目。

瞿曉鏵不是一個喜歡張揚的人,可是不久前他卻喊出“20年之后,你還能找到阿特斯,找到瞿曉鏵”。有統計顯示中國中小企業的平均壽命僅2.5年,集團企業的平均壽命僅7-8年。敢于喊出20年,是極度自信的表現。瞿曉鏵的自信來自于,阿特斯2016年第二季度其全球各區域市場銷售收入占公司總銷售額比重為:美洲47.6%,亞洲39.5%,歐洲和其他地區12.9%。同時,下游電站開發與組件生產并駕齊驅。

要成就一個偉大的產業,不僅要有偉大的企業和企業家,還要有能夠成就偉大產業的產業環境。中國光伏產業要成就偉大,首先要成就能夠成就偉大的產業環境。

老紅知道,本文所說是不說白不說,說了也白說。但是光伏產業的巨變已經帶來那么大的損失,還將帶來更大的損失,光伏中人總該反思一下吧。

參考資料:

《我國可再生能源發電補貼缺口已超1200億元》

《“大話西游”之,(月光寶盒)》

“百度知道 中國企業平均壽命時間大約是多長”

《一線組件企業連爆海外訂單鎖定超4GW項目》

《瞿曉鏵的三大底氣》

紅煒

2018.7.18

給南度度投稿
南度度致力于關注節能和清潔能源領域,如果你有這方面的見解,或者有報道線索,可以給我們投稿或來信: wangwx@csg.cn

轉載聲明: 凡注明來源為南度度或南度度節能服務網的所有作品,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免責聲明: 本文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與南度度節能服務網無關。其原創性以及文中陳述文字和內容未經本站證實,對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內容、文字的真實性、完整性、及時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證或承諾,請讀者僅作參考,并請自行核實相關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