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34期秦海巖:真正靠市場配置資源的電力系統不會出現棄風棄光

人物介紹: 秦海巖,世界風能協會副主席,中國可再生能源學會風能專委會秘書長。 本期語錄: “在倫敦被稱為‘霧都’時,英國煤炭消耗在能源結構中的比重高達70%,這與今天的中國極為相似?!?
“發電權、用電權都是稀缺資源,沒有交易手段,不能完全靠誰本事大就拿來用?!?
“電力體制改革,一定要建立現貨市場和市場化補貼機制?!?

中國今天的情況與當年的“霧都”倫敦極為相似


南度度:當前,國家層面正全面收緊火電項目。據中電聯統計,我國火電發電量在總發電量中占比已從2011年的82.4%下降至2016年的70%左右。這個降速對于可再生能源的發展來說是值得樂觀的嗎?

秦海巖:以化石能源為主的能源結構,是導致霧霾等環境問題的罪魁。正如100年前,在倫敦被稱為“霧都”時,英國煤炭消耗在能源結構中的比重高達70%,這與今天的中國極為相似。為了摘掉這頂帽子,英國耗費了半個世紀的時間,才擺脫煤炭,進入油氣時代。
??? 如今,“倫敦霧”變成了“北京霾”,但中國無法沿襲英國的老路,歷史不會給我們留下太多的時間。以現在的能源結構和排放強度,對資源和環境來說都是不可承受之重,因此一些認為中國將長期處在以煤為主的能源結構的觀點是不正確的。中國只有走可再生能源的道路,才能實現經濟社會的低碳、綠色、可持續增長。
??? 截至2016年底,我國非水可再生能源只占全部電力裝機的13%,占全社會用電量的比重僅為6.3%,而煤電的容量占比約為64%,電量比重更高,超過了70%。【詳細】

靠市場配置資源的電力系統不會出現棄風棄光


南度度:我國目前存在大量棄風棄光問題,2016年全國棄風電量497億千瓦時,棄風率18%;棄光電量70.4億千瓦時,棄光率約11%??稍偕茉窗l電全額保障性收購制度似乎并沒有起到太大作用,為什么?

秦海巖:首先需要明確的是,棄風棄光問題并不是技術上的障礙和限制,丹麥、德國等國家的實踐證明,高比例可再生能源應用完全是可以實現的。出現棄風棄光問題的根本原因在于,在現有電價管理體制下,多發電就意味著多盈利。為協調各電廠之間的利益關系,地方政府都制定了發電量計劃,按機組平均分配發電時間。而風電恰恰不在計劃之內,其結果是,風電不但沒有享受到《可再生能源法》所賦予的全額保障性收購的權利,甚至還要為火電廠的計劃電量“調峰讓路”。
??? 同時,一些電廠為了自身利益,想方設法認定成熱電機組,削弱了整個地區的冬季調峰能力,加劇了棄風狀況。特別是近年來國家多次出臺推動新能源消納的政策后,一些地方政府為了局部利益,不顧大局,做出了不少侵害可再生能源優先上網收購的行為,加劇了棄風棄光的問題。【詳細】

不控制產能,煤電的日子將更加難過


南度度:也就是說電力系統沒有實現市場化、“靠誰本事大就拿來用”才是棄風棄光的原因所在,而煤電產能過剩不是癥結?

秦海巖:是的。近日,國家發展改革委、國家能源局等16部門聯合印發了《防范化解煤電產能過剩風險的意見》。文件提出,“十三五”期間將取消和推遲煤電建設項目1.5億千瓦以上,到2020年,全國煤電裝機規??刂圃?1億千瓦以內。
有相關專家測算認為,自“十二五”末以來,我國的電力消費增速下降明顯,“十三五”期間,我國能源和電力消費也沒有高速增長的動力,難以大幅度反彈。也就是說,即使現有的9億千瓦煤電裝機不增加,到2020年煤電的機組利用小時數都將降到4000小時以內,如果不控制產能,煤電的日子將更加難過,為了求生存,也將加劇各種電源間的矛盾。因此,在現有棄風、棄光等問題比較嚴重的情況下,必須抑制煤電過剩風險。
??? 從長遠來看,解決棄風棄光的焦點應當著眼于電力的市場化改革,打破原有體制機制束縛,為可再生能源發展創造公平環境。【詳細】

電改一定要建立現貨市場


南度度:長期以來我國電力市場省間壁壘明顯,這個局面是怎么造成的?不同電源品種之間、不同地區之間,如何實現資源的優化配置?

秦海巖:省間市場壁壘的形成既有網架因素又有管理因素。過去我們建的跨區輸電線路多是點對網,電網靈活性相對不足,未來必須加強省間聯絡線的建設,才能提高系統平衡能力,省間互相進行調峰備用支持,才真正有利于推動新能源的配置消納。
??? 此外,現存的省為實體的行政管理模式一定程度上導致省間壁壘的形成,在當前電力供大于求的形勢下,各地政府不乏對省間交易進行行政干預的行為。比如,有的購電省地方政府出臺了各種政策,限制省外購電的電量、電價、電力,限制市場主體省外購電選擇權,使市場化交易組織十分困難,急需出臺和完善市場機制。
??? 我認為電力體制改革,一定要建立現貨市場。因為電力不同于其他商品,不同時間段的價值差別很大,高峰時段就應該貴,低谷時段就應該很便宜,甚至是負電價。只有建立了現貨市場,才是真正建立了電力市場,這可以解決不同區域、不同電力品種之間的資源優化配置,調動需求和供給側的靈活性,還原電的商品屬性,同時發揮可再生能源邊際成本為零的優勢,促進其消納。【詳細】

綠證自愿認購只是第一步,解決不了既有問題


南度度:據統計顯示,當前我國可再生能源補貼缺口已達750億元,綠色電力證書作為一種市場化的可再生能源電力補貼方式,對于解決缺口問題能起到多大作用?對于綠證的前景您作何預判?

秦海巖:多年來,可再生能源上網電價高于常規能源發電平均上網電價的差額部分,通過在全國范圍對銷售電量征收可再生能源電價附加籌集。從2006年開始,我國可再生能源電價附加標準從最初的每千瓦時0.1分錢提高至1.9分錢,但電價附加標準的提高始終滯后于可再生能源發展的需求。到2016年年底,可再生能源補貼資金累計缺口近500億元。
??? 現在的補貼方式隨著電力體制改革進展,也需要做改變。按照電改的方向,電價會逐步取消政府定價,形成以市場為基礎的價格形成機制,現在政府制定的火電標桿電價會逐步取消。因此,目前在火電標桿電價基礎上的補貼方式,需要做出相應調整。補貼問題如果不能有效解決,將會影響我國應對氣候變化自主承諾減排目標的實現,貽誤光伏風電產業發展的大好時機。【詳細】

本文為南度度獨家專訪,轉載請務必注明來源為南度度。

“能言”代表我們關注能源(尤其是節能)領域,以對話形式闡述和節能、新能源相關的事件、公司、科技及趨勢;
“善道”代表我們關心節能對地球乃至每個人的影響,傳播綠色低碳和可持續發展的價值觀。
“集大家之言,善節能之道?!蔽覀儗⒀埮c節能領域相關的商界、政界、學界專家,共同探討節能的政策方向、熱點事件、前沿技術、業界實踐等話題。